聆听比阅读更加靠近本能,是一种更加多维的信息传递方式 | 利器x播客访谈

本文最初发表于「利器x播客」。

利器x播客链接:https://liqixpodcast.typlog.io

基本介绍

1.请介绍一下你自己和所做的工作;

我是一名 base 在上海的心理咨询,心理学科普作者,也是《Steve 说》的主播。我从多伦多大学拿到了心理学本科和社工硕士学位,于 2012 年开始了我的独立心理学工作者生活。我的心理咨询工作时数大概有 3000+ 小时了,听了很多故事,也陪伴着很多人成长。过去 7 年我既见证了中国心理学科普和心理咨询行业的发展,也为自己创造出了一条充满自由、意义和收获的独特道路。2017 年我通过中信出版社出版了《假性亲密关系》,这是人生的第一本书,目前我正在翻译一本英文畅销书,Jordan Peterson 的《12 Rules for Life》,今年下半年还有计划写自己的第二本书。

2.请介绍一下你的播客;

我的播客叫《Steve 说》,我给节目的定位是一个 “通过深度交流,拓展意识边界,提升自我认知的谈话类节目”。节目有两种形式,单口和嘉宾访谈,频率各占一半,单口主要是听众来信问答,谈的都是心理健康,个人成长,亲密关系等方面话题。嘉宾访谈则是我所认识和欣赏的各行业好友和大 V,目前心理学领域多一些,但是未来希望可以有更多样化的嘉宾组成。我 2017 年 1 月发了第一期节目,每周三更新,不知不觉就坚持到了今天。喜马,网易,荔枝,iTunes 上面都可以找到我的节目,另外我也在微博、微信公众号(@ 史秀雄 Steve)和知乎(@Steve Shi)上面比较活跃。

3.你是因为什么原因开始制作播客的?

我人生中的许多选择都和模范榜样有关系,比如我读大学期间的几位教授对我的职业选择有很深的影响,而说到播客我的 role model 则是 Joe Rogan。我从大学时代开始练泰拳,接着开始看 UFC 综合格斗赛,Joe Rogan 刚好是这个赛事最出色的解说员,后来偶然了解到他还是一个脱口秀演员和播客主播。最初我不了解什么是 Podcast,但是接触了他的节目 The Joe Rogan Experience 之后发现这种 1~2 个小时的长对谈节目非常对我的胃口。因为职业的缘故,也因为性格使然,我非常喜欢和一两个人深入对话的过程。但是我发现这样的机会在生活中非常少,大家主要都把时间花在比较功利和泛泛的交往上了。然后我就想到了自己做播客,刚好我在国内心理学圈子结识了不少大 V,身边也有许多蛮有意思的朋友,我想如果邀请他们来以嘉宾身份和我对谈,既能保证对话质量,又能够产出一些有意义的内容,于是《Steve 说》就孕育而生了。另外节目名字也是模仿了 JRE,算是对他的致敬。

如何制作播客

4.你们制作一期播客的通常流程是什么?

我会选定嘉宾,约好时间进行录制,通常不会做特别的准备,因为我做节目的时候喜欢让对话带领我和嘉宾去任何地方。有的时候会和嘉宾提前有一些探讨,设定一些大的主题,但基本上都是比较自由的交流。剪辑的过程也很简单,前后加上配乐,而且是我自己拿吉他弹的小曲,进行简单的降噪处理,然后就上传发布了。我的节目基本上不做任何剪辑,这一方面是为了确保对话原汁原味的呈现,另一方面也是为了让这件事情简单和易于坚持。如果是回答听众来信,我会读一封信,暂停下来做短暂思考,然后录制我的答复。

5.制作播客时,你会用到哪些硬件?

我之前还做过一个 vlog 专门介绍我的播客设备:https://weibo.com/tv/v/HcoAY9b4R?fid=1034:4329543205329929,录音设备是 Zoom H5,两个 ATR2500 电容麦,一般来说节目最多 3 个人,我又会经常带着设备出行,所以采用了尽量简洁的配置。

6.制作播客时,你会用到哪些软件?

我用 Adobe Audition 做剪辑,除此而外没什么其他特别的软件了。我知道自己懒,还怕麻烦复杂的事情,所以尽量让一切都尽可能简洁。

7.制作播客时,你们内部(co-host)和外部(如果有嘉宾)是如何协作的?

没什么特别流程,约好时间碰头录制就好了。我基本上都是面对面录制,有时候我会为了做节目专门飞去北京,一个周末约上 3~4 个嘉宾做节目。

8.你们是如何和听众进行互动沟通的?

我因为在做播客之前就通过写作积累了比较多粉丝,所以在微博,微信账号还有微信粉丝群里都有很多交流机会。另外我也喜欢在各平台的评论里和听众交流,当然了,所有听众也都可以写信到我的听众信箱 asksteve@126.com。

9.你们播客制作中的话题和灵感来源于哪里?

我是个很善于帮助嘉宾把他们关注和思考的问题摊开谈的主播,毕竟是心理咨询师靠嘴巴吃饭,所以基本上话题、灵感和观点都是在对话的流动中自然出现的。单口节目里,听众来信的内容决定当期节目的内容。

10.你有哪些播客制作的习惯或者小技巧?

我认为自己最大的特长和特色就是对对话的把握。有的时候嘉宾只是随便分享一个小观点,但是我喜欢通过提问和探讨和嘉宾一起思考,一起发现一些我们之前没有意识到的新角度,或者把不同的视角和思想叠加联想,创造出一些非常有趣的洞察。另外我在和嘉宾对谈的时候并不是以一个采访者的身份对话,而是尽量以投入和坦诚的分享者姿态面对。

做播客的感受

11.通过制作这档播客,你得到了什么?

做播客是一个无心插柳柳成荫的过程,当初一个随性但充满兴奋的想法到了今天成为了我生活中最有意义的事情之一。我因此有机会和许多人有了深入的交流,对老朋友有了新的认识,也借此发现了更多新朋友。目前我和生活中一些最亲近的朋友都是通过播客对话加深了了解和共鸣的。

另一方面,经过了 2 年的坚持,《Steve 说》也成为了我许多新老粉丝十分热爱的媒体项目。这个项目让我在职业上和未来发展上都有了拓展,我不再仅仅局限于心理咨询和心理学科普写作,而是能够用这样一种更为生动的方式支持和影响更多的人。

12.播客制作过程中,你遇到过哪些阻碍或问题?

目前为止没有遇到让我感到阻碍的问题。在开始第一期节目的时候,我就很幸运的拥有了许多了解和支持我的读者,他们当中的一部分人很快喜欢上了播客这种新形式。另一方面这本身是一件我很热爱的事情,是我对对话,发现和思想碰撞这些爱好的现实延伸,所以在这种动力的支撑下,一切都是很自然的。

13.如何看待播客这种创作方式?你看好播客未来的发展吗?

我觉得播客是非常适合我个性的媒介。我喜欢交流和对话,喜欢聆听和发现不同人的故事,喜欢站在我的角度去观察别人的思考,喜欢自由、真诚而又随性的互动,播客能够给我一个非常适合的平台,与此同时还能够将这些互动全部转化成某些有意义和价值的积累。

从听众的角度,播客是一种有意义的填充时间的方式。曾经我在坐高铁或者散步的时候会听歌,但是现在更喜欢听播客,通过播客很直接的和一些世界上最出色的思想家和学者接触,是我生活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作为播客制作者,通过和听众的互动和交流,我发现大家对播客的感受是,有的人不喜欢,或者暂时无感,但是一旦入坑之后就会非常迷。一方面,播客,尤其是对话类播客提供的高质量对话是生活中很难得的,那种体验是难以取代的。第二,聆听比阅读更加靠近本能,也有更丰富的层次,所以从感官上来说我认为是一种更加多维的信息传递方式,尤其是传递关于故事,体验,思考和交流的信息。所以播客会听入神,会让人进入心流的状态,以至于不少粉丝说自从开始听播客,家里都变干净了,因为会经常一边听播客一边做家务,最后不知不觉地完成很多家务。

第三,在这个短平快,娱乐化和功利的年代里,播客是很具有社会意义的。曾有音频平台和我谈过合作,要求我做 10-15 分钟短小精干的节目,我的家人朋友当中也有给过我类似劝说的。我理解他们的出发点,也觉得这类节目有存在的必要,但我知道这不是我想去做的事情。我想做的不是婴儿食品一样的内容,听众不需要动脑,思辨和消化,那样会让听众感觉上得到了很多,但其实不一定获得了太多实质性的思想层次,思辨能力上的提升。换句话说,信息时代大家脑子里装了很多东西,但是许多人不一定知道应该如何运用或者整合。我在播客里试图做的从来都不是传播冷冰冰的知识点,而是帮助听众们看见,一个问题可以如何一步步深入地分析,或者从不同的角度去看待,或者两个人的碰撞可以如何一步步展开。我认为这些展现的过程都是只有在长播客这样的媒介形式里才可能存在的。

第四,从内容生产的角度来说,播客提供的信息和视角是更加真诚和可信的。如果要写一篇如何维护亲密关系的文章,但凡有点阅历和思考的人都可以写,更不用说懂心理学或者表达能力强的自媒体创作者了。但是听上去有道理的建议和现实经验检验过的建议是很不一样的,这一点从文字上比较难区分,因为文字可以被修饰,而一个人说的话是否可信,他是否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在对话当中是比较容易区分的。播客能够帮助人们发现真正言之有物的人。

播客推荐环节

14.请推荐你的节目中最喜欢的三期给大家,并说明理由。

要选出 3 期最喜欢的实在太难了,因为有很多对话我都觉得对我个人有很重要的意义。

122 期是我和我父亲的对话,我们在 2019 年春节期间做了一个老爸 10 问的挑战,问了彼此一些非常坦诚和直率的问题,比如你恨过我吗,你对我们的关系满意吗等等。我也在微博上号召大家尝试这个挑战,许多朋友觉得和父母对话是很难的,而我这期节目算是向大家呈现了我经过十多年努力之后和父亲关系修复到了怎样的程度。节目中呈现的关系不完美,也不完全真实,但是值得细细品味。

116 期是我和两位同是播客主播的好朋友,《得意忘形》的张潇雨和《不是办法》的中二怪对人生遗愿清单的讨论,我们一起录过很多期节目,这期是我感觉最好的。

25 期是我和我的硕士生导师曾家达博士的对话。他在很长时间里都是我的精神之父,也是我非常敬仰的人。

15.你平常经常听的播客有哪些?推荐一个你最喜欢的播客。

如前所说,Joe Rogan Experience 是我开始做播客的原因。Joe 有非常接地气的一面,但同时又对世界和思考充满热情,他所创造的平台现在被称为北美的 intellectual darkweb,因为他和嘉宾之间可以进行非常诚实的对话,就算有些时候有争辩,有些观点不那么 popular,甚至会冒犯到某些人。

16.你最期待有一档什么样的播客出现?或者期待谁来做一档播客?为什么?

或许是类似陈晓楠的《和陌生人说话》那样的节目吧,不同背景的人碰撞很精彩,但是那个节目太短,我希望看到更深更长的碰撞。做节目的话,我希望有一天能够和国内所有谈话类主播都挨个做节目,目前已经勾搭了好几位了,以后一定会实现。

开放性问题

17.你的播客有付费计划吗?如果有,形式是什么?

没有,永久免费,但是未来会考虑适当加入广告。

18.如果播客暂时没有付费计划,是因为什么?

我有其他收入来源,播客是我的爱好和生活方式,所以想让这件事情保持简单的状态。另外我的播客是有一定的教育和启发公众的使命感在里面的,覆盖面和影响力比经济收益更重要。

19.还有什么想表达的,或者想要推荐的东西?

希望其他播客的主播们来找我玩!和我一起做节目!

点击加入利器社群,你也可以分享自己的利器。

利器,创造者和他们的工具

网站:http://liqi.io;微博:@利器 IO

联系合作:bob@the-offline.com

原文发表于微信公众号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